我一直觉得2月份是一个好月份,因为我在这个月份出生。 但是我却永远都不知道我应该过哪一天的生日,但可以肯定的不是按 QQ 上提示的算。 永远都是突然有一天,我妈跟我说今天下午放学你不要在外面浪太晚, 今天你生日,晚饭做了好吃的。 我不知道我妈如何神奇地在漫长的这么多年一直没能教我记清楚是农历多少号生日。 但其实只是我不想知道,我喜欢这种突然的 delicious 晚餐,头脑简单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就好像这个寒假,我之所以过得特别开心, 就是因为我的思路很清晰,目标很单一,就是玩。 和朋友在一起的感觉就是舒服,因为我们有着同样的玩法, 消遣同样的无聊,但又没有爱着同一个女人。 所以舒服。天朗气清的舒服。 如果现在还是唐朝,我肯定要写上好几百首诗来赞美那天自行车去赤土的天气。

还有就是和亲戚打麻将,说实话,打不算钱的麻将,真是让人提不起兴趣。 但是很神奇,我那天一坐下去就是一手东西南北,等我刚出完大字(闽南话)的时候不是被自摸就是放炮。 但是我一直跟我表妹说根据概率,我快要自摸了,不能放弃, 后来果然连续自摸的,各种自摸,果然后来翻盘了。 以后我教育我儿子人生是波澜起伏的,这事一定要引用进去以增加作为父亲的威信。

然后就是情人节,在家和表弟打游戏,我是那么用心用力, 打得废寝忘食,4个小时5盘游戏完败之后我万念俱灰, 完全被他虐了,更可悲的是,他是以我的队友的身份虐我, 被杀得像你们情人节收到的霉鬼一样。 但是想起8点多我同学约我出去,后来一联系, 发现我又被放了一只巨大的白鸽,更可悲的是,放出那只鸽子的人是个男的。

最后只能在家呆了,但是突然舍友严栋发消息说要和我探讨怎么做人。 我说这种高深的问题我修炼不够,你还是找得道高僧去吧,我会误导(吴导)你的。 但是他很坚定地说了一句:少废话,我觉得你做人挺成功的。 虽然他是用手机QQ上跟我说的,但是我可以想象得到他坚定的眼神, 和他自己用黑笔画的周杰伦《止战之殇》式的胡子。 甚至还幻听到在他模仿胡一菲勾引李超这个gay说的:“快来吧,我的小老虎,快把我撕成碎片吧……”

当我被他感动之后想好好触膝长谈之后,他突然跟我说, “好了,我的车要到站了。我到家了。拜拜。" 我就彻底懂了。 严栋不愧是心理委员啊,眼看我在情人节还寂寞地上网。 一定是怕我太寂寞想不开地蹂躏他的影魔。 就这么说了几句好听的让我开个心。

最后,欧阳你如果在有生之年有幸看完这篇日志的话, 请不要在我空间里踩无数个 so happy 了。 那天自行车回来的寂寞长夜里,收到你约 1G 字节的 so happy 消息之后, 我对 happy 这个词已经快吐了,让我缓冲缓冲吧。

就像别人对俊阳的好友印象:如果说帅有罪,那么你已经犯了滔天大罪。 我对这个寒假的印象是:如果说快乐有罪,那这个寒假我也已经罪不可赦了。 但我明白上去北京之后 肯定是皇恩浩荡。我肯定要被赦免。 但是现在还是想说有你们真好,即使我在北京混的像个山顶洞人回来。 你们依然在麻将缺脚的时候想起我,车子崩胎的时候想起我, 春联卖不出去的时候想起我,游戏求虐的时候想起我, 打球欠盖的时候想起我,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还有鹏越你如果没滚得那么早的话,你会和欧阳一起发2G字节 so happy 让我吐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