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演得最好的一场戏》

春节回去的时候,聊天中我妈感慨说: “现在的生活真是好很多了, 以前你读高三的时候,家里真的拮据, 有时候想买点好吃的给你改善一下晚餐都拿不出钱。”

记得家境自从我懂事开始就一直在衰退, 以前一直是个中上水平的家庭,一路衰退, 到了我读大学的时候, 已经需要勤工助学来被自己赚生活费。 大一的时候生活费甚至是我亲戚每个月帮着添补的。

看到周星驰说小时候淘气把鸡腿扔地上被母亲打, 其实母亲不知道那是因为只有这样,母亲才会捡去吃, 否则绝不会舍得吃。让我唏嘘不已。

记得高三的时候有次吃炖的排骨, 有块排骨是软骨,但是我却只吃了肉而把软骨吐出来没嚼碎。 妈妈看了很不舍的说“软骨也挺好吃啊,为什么不吃呢?”, 我才突然意识到,好像每次晚餐有排骨的时候, 妈妈总是让我先吃,说她自己等下再吃。 可是我却想不起来妈有哪次吃过排骨。 后来我总是会故意留些排骨,假装自己吃的很腻不想吃了。 妈妈才会舍得吃我碗里剩下的排骨。

体验过贫穷的艰辛,才会知道当时父母为了自己, 是多么的不容易,这也是为什么周星驰和周杰伦都特别孝顺, 其实并不是什么恋母情结,只不过是父母的恩情铭记在心。

文末是周星驰的那篇文章。

周星驰《我演的最好的一场戏》

母亲与父亲离异那年,我7岁,和姐姐妹妹一同被判给了母亲。在1968年的香港,母亲带着三个孩子生活,其艰难可想而知。为了维持生活,母亲一人打了两份工。

那时,我们都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所以不管多么困难,每个星期,母亲都要称点肉或买尾鱼给我们加餐。每当吃这些丰盛的大餐时,我就专挑好的吃。姐姐妹妹从不和我争。我吃了两块,就开始胡闹,拣两块放到嘴里嚼两下,再吐到碟子里。我嚼过的,姐姐妹妹哪还敢吃啊!为了不浪费,母亲只好自己吃。

可是有一次,母亲真的生气了。那次,母亲两个月没发工资了,好不容易从娘家弄来了一些钱,买了几只鸡腿,烧的金黄喷香。菜一上桌我就一边用手抓起鸡腿肯,一边冲着姐姐妹妹做鬼脸,手一滑,鸡腿掉地上了,沾了灰尘。

母亲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取过一根桑树条,狠狠地抽我,直到姐姐妹妹扑过来把我护在身体下面,母亲才松了手,搂着我们抱头痛哭。

哭了好一会,母亲把鸡腿捡起来,舍不得扔,用开水冲洗一下,自己吃了。晚上,母亲抚着我在身上的伤痕问:疼吗?不疼了?下次还调皮吗?黑暗中,我眨着眼睛,嘻嘻的笑,:睡吧,妈妈,明天我还要上课呢。

2001年,我和母亲做客凤凰卫视时,说起了这件事,母亲笑容慈祥的说:是的那时他可真调皮啊!全不知道这饭菜来的多不容易,一点也不珍惜。

“不,妈妈,我懂得珍惜”我接过话茬,开始哽咽,“您想想,我要不是把鸡腿龙地上,您会舍得吃吗?您全给了我们姐弟,自己成天吃咸菜啊!于是我们才想出这办法,只有这样您才会吃啊”

听着这话,母亲变得激动起来:“其实,我早该想到。你样样乖巧懂事,怎么吃饭这么顽皮呢?”母亲哽咽着掏出手绢擦眼睛。

虽然我演戏无数,但是我要说,我最好的戏,就是七岁那年演给妈妈的这场戏。

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演得最好的一场戏》